暂罢青云

希文 戏文画随手随性 上不了台面

在冰素材里一刀腰斩冰ur的甲斐姬。

就是那么帅!

虽然主要原因还是带错了卡组…

偷偷摸摸来lof除个草,确认存活。

如上篇所示,已经跌进乖离沼出不来。以下是一片厚颜无耻的广告。

主修盗贼歌姬,刷素材带着超弩卡组是有的,但绝对不会把素材组带进超弩!+q1649065374,非转欧就是一瞬间,不灵不准举。

致青梅

拾仟


见字如人


昨夜缠绵小雨沾湿了前院初放的芍药,洗濯了院里院外的外青巷乌檐。为了贪恋雨后花容,将书案移至亭间,却没料想到,墨水渗得厉害,就只好作罢了。


说来也是奇怪,一想到读信的是你,我就不自觉的唠起来这些碎事。


归家重新拾掇房间时,意外的找到了当初以为遗落的东西。还记得你那寸缀这墨梅的素巾吗?当银装初裹枝头,我垫脚依着墙头,偷偷瞥见,还以为那梅树终于在我心心念念间绽出了墨梅。现在和你说起这些小事,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那块染了梅香浸润雪水的手巾正收在我桌边一角,当年将它系在枝条上送到你窗下并不是难事,现在各自在他乡奔波已久,再想起这孩子气的打算却迟迟没有实现,不免有些唏嘘。


我还不由觉得,岁月冗长,催得游子归乡,化不去墨梅上半缕幽香。


昨夜和母亲谈起你,一个小姑娘在外闯荡实在辛苦。我想她还是当你是那两马尾垂肩的小姑娘,她实在是操心的地方太多,聪慧如你,到了何处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如果学业告一段落便回老家来看看吧,西桥头前那棵还不及你腰的柳树苗,如今垂落的枝叶已经荡开层层涟漪,卖芝麻糖的老人倚在桥头,不时的叨念着以前那个拿衣服换糖的小姑娘,而母亲和我都很记挂你。


言夕


“被切分的月光在黑夜里流淌.”


脑海里翻来覆去的只言片语,忘记在哪看到的了。


拖拖踏踏坑叽完爷爷,大概又要迎来一段低潮期了,唉(。


堆了一打草稿,索克萨尔画不腻。

想法很多,参照之前画的两张索克每一次都想要有所改变

一张贺图,离送人的日子还早,偷偷摸摸存着

杀手梗 存

驻唱浅浅的低吟伴随着不知名的情歌在这不起眼的酒吧里悠悠的漾开,昏黄的灯光在触及成排玻璃器皿的瞬间打碎,倾洒在樱桃木的吧台上镀镂着玫瑰色的光泽。
被抹布擦拭透亮的笛形酒杯被倒挂在杯架上,相互碰撞间发出细不可闻的声响。那位不常来的客人已经在酒柜旁落座,捏着打火机的一角轻敲着桌面无声的催促。视线从那枚翡翠扳指上不着痕迹的划过,再细看那一身黑色绣暗纹的西装,已经对这位客人的身份了解一二。心说这向来深居简出的王老板竟寻到这个犄角旮旯来找自己倒也真是委屈他了,也不知道他想灭谁的口要这么煞费苦心。向他投以习惯的笑容迎了过去]”客人想来点什么?这个晚上还长,不如从一杯开胃酒开始?”“卡慕XO,加冰”[伴随着话语一张倒扣的牛皮纸片被那人从吧台的对面推至面前,顺势翻转了纸片看见掩盖在下面的内容。熟悉的名字映入视线的瞬间微微一个愣神,心中了然,逃避多年此刻它又回到了眼前,如今自己身下早已布满荆棘,唯一能做的便只剩下不断前进。
轻轻一笑敷衍着,从冰槽中取出冰块灌入坦布勒杯中,斜至着酒杯,取出一旁的洋酒捏着瓶颈将琥珀色的酒液沿着杯壁一点点浸润冰块发出爆裂声,手腕上提拉出抛物线]有些难办,这可是我熟人。[假装苦恼的轻轻叹息,酒液在杯壁下1厘米处戛然而止。向前欠身,酒杯因为小指的缓冲无声的落在吧台上,推至客人面前,拿起一旁属于客人的打火机,火苗在指间闪现舔过杯口,烈性白兰地燃烧迸发出的蓝色火焰漂浮在沉着冰块的酒液上,映进了对方眼中,抬眼看向他的眼底,幽蓝的火光跃动仿佛夺走脸上血色,带着小幅度的微笑,放缓语调一字一句说着]得、加、钱.

———————————————
粘粘补补磨磨蹭蹭的改完了,感谢指点和建议
不混夜店不约炮!



就是调调情(。

职业戏 存

调酒师
————————————
店内吉他声低徊流转着,一圈圈似涟漪般漾开。此刻夜色未浓,客人不多,指间转着笛型酒杯,抹布仔细轻拭着修长的杯身。年轻的客人抚上镀金的把手推旋开玻璃门,几片雪花在脚步间被带入店内。酒杯收入杯架,对方已经在吧台边落座,指尖轻叩着台面。抬眼间视线相触回以习惯性的笑容,通过衣着心中已对这位客人有所了解。
转身看向一排排陈列着的酒杯和调酒器,在灯光照映下令人炫目的光华,从中挑出酒杯和盎司两指夹着摆成一排。拿起手边的调酒器,方底酒瓶在小臂上绕了一圈,瓶身倾斜,辛辣金酒泛着琥珀光彩的酒液打着旋注入杯内倒了个底,晶莹的酒液还在杯底晃动,第二杯酒已抛转着绕过腋下稳稳的落在手心指间捏着瓶颈注入了相同的份量。手腕发力液面倾斜晃动着,杯身缓缓轻側,从一旁支架上取出坦布勒杯,一道流光贴着玻璃杯壁滑入杯中,手腕上抬拉出一道流畅的抛物线,一杯倒尽,随手从冰槽中取柠檬沉入杯底。微微欠身,酒杯在小指的缓冲下无声的落在吧台上,抬眼间望向对方的眼底,灯光下碎发在额前洒下阴影[雪夜里给女士用白兰地作为基酒的开胃酒再合适不过了,但与你不符,希望Gin &Tonic的辛辣能驱散你的寒冷。
——fin——

在乌鸦和灰头凤头鹰之间犹豫 成果还算满意

本来想画一群的乌鸦的

可是 懒...

就是想给之前那张王不留行一个找伴





意外的喜欢王不留行和猫头鹰的搭配,对草稿还是挺满意的只是(。 糊了好多修正液 排线还要努力